leisure-reading

今天偶然看了林少华老师一个谈读书的视频,略有所感,胡诌几句。

视频中提到了「乐活」的生活方式。乐活,由 LOHAS(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)音译而来,意为以健康及可持续发展的型态过生活。其中的精神需求可以通过阅读获得满足,也就是「乐活读书」,主要有以下三点:

  • 非功利性:阅读要排除所有功利性,不期待物质上的即时回报,而是作为一种近乎本能近乎生理性的欲望和需求,无论身处何处,想读就读,自得其乐。
  • 非求证性:不必受传统教育模式的影响,阅读时总忘不了归纳段落大意,主体思想,普通人文学阅读是为了享受文学、享受阅读,阅读本身就是主题、就是意义。
  • 非祛魅性:祛魅(Disenchantment),指祛除神秘性和一切不确定的东西,不少人喜欢以现代人的眼光对以前的文学作品评头论足、标新立异,试图消除其原有的魅力,最后的得到的只是历史虚无主义,文化虚无主义。

我理解的「乐活读书」就是将读书作为一种有节制的消遣方式,如果只是为了获得精神满足,不是为了做文学研究的话,想读啥读啥,怎么舒服怎么来,也不必刨根问底,把读书当作吃饭、睡觉一般自然对待。但得保持节制,不能对书的内容过于发散思维以致于神经错乱、胡言乱语。我过往的阅读方式也大致如此,大多数书读完无非是一番感慨然后过几天就忘得一干二净,当真要有什么重大感想和领悟之类的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不必强求。

至于读书与消遣更进一步的关系,有人说读书是最好的消遣方式,也有人说抱着消遣的心态读书是不行的。说到底现在的我读书是为了消遣,所以我觉得后一句是在放屁,消遣的方式很多,也不必靠读书,因此前一句也是在扯淡。

这里也要反省一下自己,对读书的热度总是一阵一阵的,已经记不起上一次酣畅淋漓的时候了。人一旦习惯碎片化的生活之后很难合理的利用整块时间了,什么,碎片化的时间也可以阅读?此言差矣,阅读嘛,当然得泡上一杯咖啡,坐上一个下午才爽,看个书都挤时间算什么事。但又想啊,一整个下午,压书和翻页都很累,看久了脖子也会痛。结果是只有等到实在无聊或者实在焦虑的时候才会想到要不来一本。

当然,狡辩的理由也是有的,要论消遣,玩游戏刷剧哪个不比读书高效,既然是消遣,自不必分个高低贵贱,甚至小黄书和经典文学也别无二致,哪怕是睡觉,效率上也要略胜一筹。硬要找点区别,大概是阅读对脑子来说是个熵减的过程,玩游戏刷剧是个熵增的过程,而睡觉是个做梦的过程。

以前的文章也提到过,如果我很长一段时间没读书,又会觉得难受,而且还挑食,不是备受好评的书不读,难免有好高骛远的嫌疑。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我们虽然只是生活在小说发生的地方,而不是写小说的地方,但读书消遣还是可以的,消遣自然是为了享受,全身心的放松,既然不为了寻求什么意义,也能从中找到些乐子,倒也罢了,姑且可以把读书留在我的消遣方式列表上。

人活在这世上,不必什么都知道,读书也一样,读几本好的或者自己有兴趣的就行了,只要不是为了考试考证之类的,在书里读到的,应该是有趣本身。读什么类型,记不记摘抄,写不写感想,全看你自己心情,想写自然是缘分到了,不写也无大碍,只要没人在你旁边念叨,「哎呀,你读的这本书不好,没意义。」「哎呀,你好爱读书,能不能告诉我这本书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?」至于消不消遣,也都无所谓了,无论如何只要时间花过去了,目的也就达成了。

如果你认为这篇文章还不错,可以考虑支持作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