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存在的语录

今天在网上冲浪时看到一句话引起了我的兴趣。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,迷失的人迷失了,相逢的人会再相逢。 —— 村上春树《挪威的森林》 这句话写得不错,个人的理解是每个人内心都有一片森林一般的地方,当你试图前往,有的人会迷失自己,有的人会认识自己。讲的是一个重新认...

谈谈写字这件事

写作这件事,对我来说是很遥远的,因此我更愿意说成是写字。对于写字,我的看法一直都如鲁迅先生在《小杂感》中说:人感到寂寞时,会创作;一感到干净时,即无创作,他已经一无所爱。 而写博客对我来说,也本是件可做可不做的事,但出于某天莫名其妙的思绪,导致这个博客出现在了你的眼前。虽...

我的吉卜力之旅

最近终于是补完了吉卜力出品的所有动画电影,虽然整个时间跨度超过了十年,但所有的感受一涌而上,五味杂陈。 世界不是能用言语去解释那么简单的 谈到吉卜力,就离不开高畑勋和宫崎骏,还有久石让的音乐,关于他们的赞扬和争议已经太多太多了,我这里想写的不是一番赞扬和吹捧,虽然我很愿意...

我读村上春树

村上的书也读了不少,多数是在大学时读的,我认为是个不错的年纪。现在回头过来想要记录一下,不过要谈谈我所读的村上春树的话,大概一两篇文章很难讲清楚,权当唠嗑一下。 村上的文风比较直白,更偏向于美式小说,有雷蒙德·钱德勒的影子,却又有日本文学中那种平淡中夹杂着细腻的文笔,充满了...

卡拉马佐夫式悲剧

最近终于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读完了,这本书断断续续读了两年之久,也是我读过的书中所花时间最长的了,但令我感到神奇的是读到后面时,敲敲脑袋还是能记起前面不少细节。这样一部经典我也不想去总结这本书到底讲了什么故事,也难以概括,还是推荐自己去翻一翻,不管看多少,...

短信的消失

短信作为手机的最基本的功能之一,其重要性已经逐渐被社交软件取代了,就像短信取代曾经的纸质书信一样,现在短信的作用只有用来收验证码和用来要微信了吧。作为一个“老派”的人,一直都不喜欢用社交软件,因此对短信的衰落表示叹息,就如同对书信的叹息一般。 现在人一开口就是方便加你的微信...

幻灭的艺术家

有一群艺术家住在幻灭的世界里。他们不相信爱,也不相信良心这种东西,只是像古代的苦行僧一样以寸草不生的沙漠为家。在这一点上也可能值得同情。但是美丽的海市蜃楼只能产生在沙漠的天空中。对于人间社会幻灭的他们,大概在艺术上还没有幻灭。不,只要说起艺术,常人不知道的金色的梦就会突然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