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作这件事,对我来说是很遥远的,因此我更愿意说成是写字。对于写字,我的看法一直都如鲁迅先生在《小杂感》中说:人感到寂寞时,会创作;一感到干净时,即无创作,他已经一无所爱。

lets-talk-blog

而写博客对我来说,也本是件可做可不做的事,但出于某天莫名其妙的思绪,导致这个博客出现在了你的眼前。虽然大家一直都说博客的时代已经过去,但我认为当一个东西变成小众,也不见得是坏事,你更有可能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不曾存在的字

建立博客之前,也写了不少字,大多是因为在学生时代每周的作文任务要求,还有一些是自己出于满足精神需求写的。时至今日,都已不再存在,所幸的是当时确有几位老师和同学喜欢主动去读我写的字,这也一直让我觉得自己多少有些写字的才能。

直到后来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,只能写着议论文和八股文,写着自己都不信的“道义”,又让我觉得写字是件痛苦的事,由此“虽不干净,也无创作”。

曾也在读了村上春树之后,信誓旦旦的说我也写本小说,结局自然是开头写了两页之后再无后续。最近几年也时常和朋友开玩笑的说感觉自己失去了创作的能力。自己对于文字的态度,确确实实变得冷淡了,好在这期间读了不少书,不至于完全放弃,正如王小波所说:人活在世上,自会形成信念。对我本人来说,学习自然科学、阅读文学作品、看人文科学的书籍,乃至旅行、恋爱,无不有助于形成我的信念,构造我的价值观。

古典作家之所以幸福,是因为他们都已经死了。
我们——或者各位之所以幸福,是因为他们都已经死了。

还有一些不曾存在的字,大抵是如今自己看了都犯尴尬那种,又或是应该被遗忘的。

不值一提的字

我是一个想法很多的人,但落到纸上的很少。考虑到文字可能会带来的麻烦,如今大多数时候都想着少写,因为如果把所有的想法写出来,大致上不是什么正能量的东西。

因此如你所见,这个博客至今 (2022-10-24) 的文章都是以折腾 IT 相关为主,也谈不上技术,主要是为了当备忘录的同时能帮助一下他人,当然,我不写你也能从其它地方找到更好解决方案。就这一点来看,本站的存在确实没多大的意义。

但也得容我狡辩一下,相信大多数朋友写博客的初衷都是给自己一个写作的地方,或是树洞、或是分享、或是交流。因此对我而言,在这里写字,是确有必要的。

还可以狡辩的是,在博客的运转上,从域名到服务器、从架构到框架、从主题到用户体验,也花了不少功夫。从 2020 年底开始养成了记录博客运维修改的习惯,现在也有 400 多行,记录得比较简单,其中不少地方可能一行就是一个通宵。

blog-change-log

所以如果你说现在就让它消失,出于私心,我是不大愿意的。又或许是花了太多功夫在这些意义不大的事上,对于内容本身,确实谈不上有趣。

还未排列的字

写作的意义,在于与人交流。我不是一个喜欢活跃在网络上的人,没有微博,不看短视频,不看朋友圈,如果可能的话,微信这类也想通通删除,倒也不是说社恐,只是对如今的网络环境提不起兴趣,封闭、**、单声道,剩下的只剩一地鸡毛蒜皮。

最近一个月的精神很差,每天只睡 5 个小时左右,尽管如此,也在坚持找一些优秀的独立博客来读,就像一条不存在的线把世界连接起来,网页上一个个不起眼的链接、不停的跳转,让我发现了很多优质的内容,也获益匪浅。

albert-camus-words

上面是最近在翻相册时找到的一张照片,很久以前随手写的一句话,出自阿尔贝·加缪 (Albert Camus)。似乎现在终于明白生活中不需要太多思考,特别是写字时,这样心情会好得多。

因此,在未来,在还未排列的字中,为什么不尝试着写一些想法呢?写作无非就是把字排列组合出读者能认可的句子,虽未曾谋面,无形的交流就已足够。